×

打開微信,掃一掃二維碼
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號

×

打開手機,掃一掃二維碼
即可通過手機訪問網站并分享給朋友

EN

虛假訴訟罪入罪問題淺探|MHP君悅評論

2022-08-12251

攝圖網_401786081_wx_海浪海嘯(企業商用).png


自《刑法修正案九》設立虛假訴訟罪以來,關于該罪的理解和適用一直有諸多爭議,許多問題在探討研究中。本文擬對虛假訴訟罪的入罪問題作一粗淺探討,重點是對單純虛假陳述的單方虛構型虛假訴訟是否應作犯罪處理作一探討。



一、關于虛假訴訟罪的相關法律規定


虛假訴訟罪的規定見之于2015年8月29日公布的《刑法修正案九》,該修正案第三十五條規定:


“在刑法第三百零七條后增加一條,作為第三百零七條之一:“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第一款行為,非法占有他人財產或者逃避合法債務,又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


“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與他人共同實施前三款行為的,從重處罰;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br/>


可以看出,該修正案對虛假訴訟罪的罪狀描述中只有簡單的一句話“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


由于罪狀描述較為簡單,司法部門對該罪的犯罪構成問題法律適用問題存在認識模糊理解不一情況,影響司法實踐中此類案件的辦理。


2018年10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頒布了《關于辦理虛假訴訟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對虛假訴訟罪的法律適用問題作出了解釋。


2021年3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頒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虛假訴訟犯罪懲治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虛假訴訟案件辦理中的相關問題進一步作出了規定。


以上是關于虛假訴訟罪的幾個主要法律文件。



二、何為“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


根據該解釋第一條的規定,“采取偽造證據、虛假陳述等手段,實施下列行為之一,捏造民事法律關系,虛構民事糾紛,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

(一)與夫妻一方惡意串通,捏造夫妻共同債務的;

(二)與他人惡意串通,捏造債權債務關系和以物抵債協議的;

(三)與公司、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經理或者其他管理人員惡意串通,捏造公司、企業債務或者擔保義務的;

(四)捏造知識產權侵權關系或者不正當競爭關系的;

(五)在破產案件審理過程中申報捏造的債權的;

(六)與被執行人惡意串通,捏造債權或者對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優先權、擔保物權的;

(七)單方或者與他人惡意串通,捏造身份、合同、侵權、繼承等民事法律關系的其他行為。


隱瞞債務已經全部清償的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他人履行債務的,以“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論。


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基于捏造的事實作出的仲裁裁決、公證債權文書,或者在民事執行過程中以捏造的事實對執行標的提出異議、申請參與執行財產分配的,屬于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p>


從以上規定,可以看出:


1、該解釋將偽造證據行為和虛假陳述行為同時納入虛假訴訟手段行為之中。


2、該解釋列舉了九種具體的虛假訴訟行為。在這九種虛假訴訟行為中,一二三六均要求與他人惡意串通,四五八不要求與他人惡意串通,七是兜底條款包含單方行為和與他人惡意串通行為,九也應該包含單方行為和與他人惡意串通行為。



三、何為“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


根據該解釋第二條的規定,“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零七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

(一)致使人民法院基于捏造的事實采取財產保全或者行為保全措施的;

(二)致使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干擾正常司法活動的;

(三)致使人民法院基于捏造的事實作出裁判文書、制作財產分配方案,或者立案執行基于捏造的事實作出的仲裁裁決、公證債權文書的;

(四)多次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的;

(五)曾因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被采取民事訴訟強制措施或者受過刑事追究的;

(六)其他妨害司法秩序或者嚴重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情形?!?/p>


從以上規定,可以看出:


1、一般情況下,提起虛假訴訟后只完成立案程序,但未保全、未開庭、未判決的一般不定罪。


2、雖然只完成立案程序,但之前已經因為虛假訴訟受過處罰或者雖未受過處罰但虛假訴訟行為已經有三次以上的也可定罪。



四、關于虛假訴訟罪入罪的幾個問題


有了這兩個解釋和意見,是不是虛假訴訟罪的辦理就可以照本宣科清清楚楚無爭議辦理了呢?筆者認為還遠非如此。法律條文的適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每一條文都有其特定的含義,正確理解條文的內涵外延需要我們透過其字面含義通過正確把握其立法精神立法本意來進行。


Q1:原告有偽造證據行為和虛假陳述行為,是否就屬于刑法意義上的虛假訴訟行為?


學界主流觀點認為,刑法意義上的虛假訴訟行為應是無中生有型訴訟,捏造的含義應是無中生有憑空捏造,對于部分篡改型虛假訴訟即便有偽造證據行為和虛假陳述行為也不應認定為刑法意義上的虛假訴訟行為。


部分篡改型虛假訴訟是指民事法律關系和民事糾紛客觀存在,只是對訴訟標的、履行方式等虛構的行為,一般認為它不屬于刑法意義上的虛假訴訟行為,即便有偽造證據行為和虛假陳述行為。


Q2:原告有偽造證據行為和虛假陳述行為,且屬于無中生有型虛假訴訟,是否就必須以犯罪論處?


根據刑法總則第十三條的規定,行為性質雖然屬于刑法打擊范圍,但如果“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據此,筆者認為,虛假訴訟行為并非必然構成犯罪,除了如前所述需要已導致查封、開庭、判決或具有多次、之前有過處罰等情節外,還要看其情節是否顯著輕微,如果情節顯著輕微可不定罪。


雖然最高法在解釋第九條只是規定虛假訴訟罪可以視情不起訴和免予刑事處罰,沒有規定可以不定罪,但是總則第十三條是普遍適用的條款,只要情節顯著輕微當然可以不定罪。就像醉酒駕駛行為,即便酒精含量達到每百毫升80毫克,如果其他情節顯著輕微,也可以不定罪。對此,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二) 曾作了明確規定:“對于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被告人,應當綜合考慮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機動車類型、車輛行駛道路、行車速度、是否造成實際損害以及認罪悔罪等情況,準確定罪量刑。對于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處罰;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的,可以免予刑事處罰?!?/p>


筆者認為,雖然此規定只是針對醉酒駕駛的,但對于虛假訴訟罪的辦理也具有參考意義。


Q3:原告只是單方面虛假陳述,沒有偽造證據也沒有惡意串通是否屬于刑法意義上的虛假訴訟行為?


從解釋第一條的字面含義看,這種單純虛假陳述的單方虛構型虛假訴訟似乎也屬于刑法意義上的虛假訴訟行為。但筆者認為,對此應作限制解釋,不應機械地簡單地按條文字面含義進行定罪。


對于這種既無偽造證據行為也無惡意串通行為而只是單純虛假陳述的單方虛構型虛假訴訟應排除在虛假訴訟罪的打擊范圍之外。理由如下:


(1)《民事訴訟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均未明文規定原告單方面虛假陳述屬于妨礙民事訴訟的行為。


《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四條規定:訴訟參與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一)偽造、毀滅重要證據,妨礙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

(二)以暴力、威脅、賄買方法阻止證人作證或者指使、賄買、脅迫他人作偽證的;

(三)隱藏、轉移、變賣、毀損已被查封、扣押的財產,或者已被清點并責令其保管的財產,轉移已被凍結的財產的;

(四)對司法工作人員、訴訟參加人、證人、翻譯人員、鑒定人、勘驗人、協助執行的人,進行侮辱、誹謗、誣陷、毆打或者打擊報復的;

(五)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方法阻礙司法工作人員執行職務的;

(六)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


人民法院對有前款規定的行為之一的單位,可以對其主要負責人或者直接責任人員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一百一十五條規定: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企圖通過訴訟、調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其請求,并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一百一十六條規定:被執行人與他人惡意串通,通過訴訟、仲裁、調解等方式逃避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企圖通過訴訟、調解等方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其請求,并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一百一十六條規定:被執行人與他人惡意串通,通過訴訟、仲裁、調解等方式逃避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八十九條 規定:訴訟參與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適用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的規定處理:

(一)冒充他人提起訴訟或者參加訴訟的;

(二)證人簽署保證書后作虛假證言,妨礙人民法院審理案件的;

(三)偽造、隱藏、毀滅或者拒絕交出有關被執行人履行能力的重要證據,妨礙人民法院查明被執行人財產狀況的;

(四)擅自解凍已被人民法院凍結的財產的;

(五)接到人民法院協助執行通知書后,給當事人通風報信,協助其轉移、隱匿財產的。


從以上規定可以看出,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只是對冒充他人起訴或參加訴訟、偽造證據、惡意串通、暴力威脅賄買證人及證人作虛假證言作出處罰規定,而對原告或被告作虛假陳述并未明文規定為可處罰行為。既然民事法律都未明文規定為可處罰行為,刑事法律豈能反而規定為刑事打擊對象?這不符合邏輯和常理。


(2)從主觀惡性分析,原告單純作虛假陳述的惡性未達到刑事犯罪所要求的惡性。


主觀惡性是認定刑事犯罪的重要依據。刑事犯罪所要求的主觀惡性是比較強的。而單純虛假陳述的單方虛構型虛假訴訟既未偽造證據也未與人惡意串通,只是向法院作了一個虛假陳述,其主觀惡性是否已達到需要納入刑事法律打擊范圍是值得商榷的。輕易將一種行為納入刑事犯罪范疇,容易造成構成要件泛化,定罪范圍不適當擴張,這不符合刑法謙抑性原則。


當然,對于解釋第一條已經特別作出明確規定的“隱瞞債務已經全部清償的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他人履行債務的,以“以捏造的事實提起民事訴訟”論,即便其屬于單純虛假陳述的單方虛構型虛假訴訟也只能以涉嫌虛假訴訟罪追究刑事責任,但除此之外的沒有偽造證據沒有惡意串通的單純虛假陳述的單方虛構型虛假訴訟,筆者認為不應按虛假訴訟罪追究刑事責任。

聯系我們

中國上海市南京西路1717號會德豐國際廣場7樓
郵編:200040
電話:(總機)61132988
傳真:61132913
Email:hr@mhplawyer.com

私募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