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開微信,掃一掃二維碼
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號

×

打開手機,掃一掃二維碼
即可通過手機訪問網站并分享給朋友

EN

疫情下,如何填上國際貨物貿易的“坑”|MHP君悅評論

2020-04-152005

攝圖網_500711049_wx.png


當前,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圍內暴發,使得本就摩擦不斷的國際貿易形勢雪上加霜。一方面,我國產品受出口貿易的物流時效、倉儲環境甚至人為設置的貿易壁壘影響較為嚴重;另一方面,全球防護物資搶購形勢嚴峻,經常出現合同簽訂后,廠商或出口商臨時變更交易價格或延期交貨等情況。


一直以來,進出口貿易中存在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貿易雙方不會完滿地設計交易關系與流程,甚至很少用法律或合同來調整關系或解決糾紛。貿易雙方也盡量避免興訟導致“贏了官司,輸了名聲”的影響。然而,面對全球疫情下產品生產不連續、人員短缺、剛性成本壓力巨大,現金短缺、集中管理困難、產品銷量下降等重重困境,曾經堅挺的商業信用是否能助力企業家躲過國際貨物貿易中的“坑”,成了未知數。


面對疫情下的國際貿易風險,以確定性、可實現性和專業性作為處理風險和問題的基本原則,進而博學以查明信息的全貌,明辨以識別要素的輕重,溝通以施加決斷的影響,篤行以實現可期的利益,或許不失為恰當的建議。



風險:應注重履約能力或信用缺陷問題


將識別風險貫穿于重大交易的始終,系統地、持續地探明人、財、物、交易流程與交易背景等諸要素在各重要時間節點的“坑”,在部分國家疫情可能失控、全球防疫物資緊俏的時刻,可能是最為重要的一步。


以“人”的風險為例,其風險貫穿于合同訂立、變更、履行的全過程。


訂立合同之前, 我方有必要查明對方的主體資格、資質情況和信用信息,以防止出現合同無效的情形或被卷入詐騙之中。而在合同履行過程中,若可適用《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且合同無相反規定,對方履行義務的能力或信用有嚴重缺陷或他在準備履行合同或履行合同中的行為顯示其將不履行合同主要義務時,我方可以中止履行合同,并立刻通知對方,除非對方可以提出充足的保證。


如果我方可以明顯看出對方將根本違反合同或對方已聲明將不履行其義務,則我方可以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通知對方并宣告合同無效。而對于分批交付貨物的合同,如果因為疫情的發展,對方不履行對任何一批貨物的義務,便對該批貨物構成根本違反合同,則我方可以及時宣告合同對該批貨物無效;如果對方不履行對任何一批貨物的義務,使我方有充分理由斷定對今后各批貨物將會發生根本違反合同,則我方可以在一段合理時間內宣告合同今后永久無效。


上述的規則已經給出了較為明確的指引,但如何確證或判斷對方履行義務的能力或信用有嚴重缺陷的存在,在缺乏專業人士參與的交易中實質上仍難以辨明。


以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的判例法匯編,吸納的奧地利最高院一項判決為例,奧地利買家向捷克賣家訂購雨傘。由于貨物有缺陷,雙方同意降低采購價格。但是,買方沒有支付隨后兩次交貨的費用。根據賣方的付款要求,買方向賣方出示了一份銀行付款單的副本。而后,買方在未通知賣方的情況下取消了銀行付款單。由于缺乏流動性,賣方既不能生產也不能交付訂購的貨物。因此,賣方暫停履行合同并起訴買方。最終,奧地利最高院認為買方多次未支付貨款以及取消銀行付款單的事實,不足以說明買方履行合同的能力或信譽存在嚴重缺陷。


在境外疫情近乎失控的當下,以防疫物資的貿易合同為例,我方若有理由懷疑對方履約能力或信譽存在缺陷,則可以在專業人士的幫助下,及時與對方溝通,確定相對清晰、明確的規則,固定有利于我方的事實與證據,要求對方提供履約的保證,比如艙單、提單、貨運憑證、廠家的授權證書等材料及相對充足的保證。


履約能力缺陷應對方式:

★ 在專業人士幫助下,及時與對方溝通。

★ 確定相對清晰、明確的規劃。

★ 固定有利于我方的事實與證據。

★ 要求對方提供履約的保證,比如艙單、提單、貨運憑證,廠家的授權證書等材料及相對充足的保證。



對策:慎用“不可抗力”條款


在全面、系統、適時梳理和評估現有合同及訂單后,如何填上履約不能或延期履約的“坑”,實質上取決于雙方的協作與博弈,且最終有賴于雙方訂立的合同、具體的事實及準據法的適用。因而,堅守商業信譽,審慎判斷在合同約定的準據法和條文下是否存在免責的可能與情形,并在保存現有證據材料,積極尋找替代方案,且避免承認對己方不利事實或認可對己方不利規則的前提下,加強與對方的聯系,爭取通過書面形式(郵件、補充協議、重簽合同等)與對方確定方案共克時艱或是上佳之策。


倘若合同中明確約定了新冠疫情或相關情況可使一方免于承擔不履行合同義務的責任, 則根據合同約定的準據法和條文,任何擬用“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情勢艱難”(Hardship)、“受挫失效”(Frustration)等原則試圖免責的一方,一般需要滿足以下幾點:其一,新冠疫情的出現及政府防控措施屬于合同明示約定的,或準據法任意性規范中的免責事由;其二,新冠疫情的出現與一方不能合同履行義務具有因果關系;其三,必須將合同履行的障礙及其對他履行義務能力的影響通知另一方;其四,須盡合理努力避免或克服疫情造成的影響;其五,免責的期限僅限于合同履行障礙存續的期間。


以“不可抗力”為例,2020年2月1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研究室主任臧鐵偉表示,當前我國發生新冠肺炎疫情,為了保護公眾健康,政府也采取了相應疫情防控措施。對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當事人來說,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截至2020年2月21日,全國貿促系統共計97家商事證明機構累計出具與新冠疫情相關的“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3325件,涉及合同金額約2700億元人民幣。不可抗力的證明和論斷對于我國境內的合同履行問題給出了依據,但是對于國際貿易而言,情況則相對復雜了許多。事實上,除非合同當事人做出了明確的約定,中國貿促會的證明文件只具有參考作用和說服價值,并不能作為判定新冠疫情構成不可抗力的直接證據。


在涉及中國貿促會“ 不可抗力事實性證明”效力的和昌制品有限公司訴嘉吉(香港)有限公司國際貨物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中,涉案雙方選擇適用英國法,且涉案合同約定“不可抗力:如果賣方由于戰爭、洪水、火災、風暴、暴雪或任何超出其控制的其他原因不能及時交付約定貨物或裝運,裝運時間可以適當延長,或部分/全部解除合同,但是賣方必須向買方提交由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CCPIT)或中國獨立主管當局出具的此類事件的證明”。中國貿促會河南分會也出具了相關證明稱“河南省因1986年特大、不可抗力干旱致使棉花、糧食等損失和減產嚴重?!眰惗貥忻茉核痉ㄎ瘑T會就合同的約定及CCPIT證明效力的論證,認為該證書既不是證明不可抗力的決定性方法,也不是證明不可抗力的唯一方法。該證書一般僅能證明不可抗力事實的存在,但并不能直接作為合同履行不能的證明。若賣方要主張不可抗力免責,則有一項雙重任務:證明他們因規定的事件而未能裝運,并出示適當形式的證書。但本案中不可抗力條款旨在要求CCPIT證明存在不可抗力事件即可,故該證明符合不可抗力條款的約定,賣方對未完成裝運不承擔責任。


擬用”不可抗力“等原則免責的要點:

★ 新冠疫情的出現及政府防控措施屬于合同明示約定的,或準據法任

意性規范中的免責事由。

★ 新冠疫情的出現與一方不能合同履行義務具有因果關系。

★必須將合同履行的障礙及其對他履行義務能力的影響通知另一方。

★ 須盡合理努力避免或克服疫情造成的影響。

★ 免責的期限僅限于合同履行障礙存續的期間。


由于新冠疫情導致的合同履行不能的情況較為復雜,特別是涉外合同可能涉及適用國際公約或外國法律,因此,筆者也建議各位,在填“坑”的過程務必及時尋求專業人士的支持與幫助。

聯系我們

中國上海市南京西路1717號會德豐國際廣場7樓
郵編:200040
電話:(總機)61132988
傳真:61132913
Email:info@mhplawyer.com

私募基金